当前位置:主页 > 国画 > 国画作品 >

朱良志谈文人画/北大教授朱良志谈石涛研究:被误解与被重新发现的石涛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时间:2021-06-02    提示:文中图片单击可放大

  如何理解“文人画”、“文人画的真性”是什么?“文人画的真性”丛书日前由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作者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北京大学美学与美育研究中心主任朱良志通过研究黄公望、倪瓒、石涛等元明以来十六位画家,试图探讨支配文人画发展的根本因素——文人画的真性问题。

  朱良志近日在接受澎湃新闻对话时认为,通过倪云林讨论“幽绝”、通过文征明讨论“浅近”、通过陈道复讨论“幻境”……最终归结为:发乎内心、表达真实的生命感受、寻找生命的安顿地,“而文人画不只是绘画,更是一种文人意识,是对人的内在精神的关注,这在当下的信息时代,我们被编织到世界秩序中,如果丧失了对生命细微的感觉,看不到‘灿烂如落花’‘抱得琴来不用弹’的意味,世界将变得乏味。”

金农,《杂画册之十一》,19cm×27cm,1759年,沈阳故宫博物院藏

  金农,《杂画册之十一》,19cm×27cm,1759年,沈阳故宫博物院藏

  澎湃新闻:有关文人画的研究,古来有之,在当下也被反复书写,如今再写文人画,在写法和观念上是否有不同之处?

  朱良志:文人意识,它的发源比较早,在唐代之前的艺术发展中,它就出现了。到了北宋以苏轼为中心的文人艺术家团体,包括王诜、李公麟、米芾等,他们提倡的“士夫气”,可以说正式揭开文人艺术的大幕。他们所提倡的“士气”“士夫气”,与东汉时期士人阶层偏重于政治诉求的观念是有不同的。

  唐代实行科举制度后,下层文人通过努力进入更高阶的管理体制后,这些人要为天下、为百姓服务,但同时也有对自己存在和生命的关注。在这过程中,自我角色的消损,或被碾压,造成了士人阶层苦闷的状态,如白居易、苏轼一生似乎都在苦闷中。白居易在有关“小园”的创作中,可以见出“文人艺术”创造的意识已开始凝聚。到了苏轼集团,侧重在绘画传统的探究,发展到南宋,南方文明的提升,江湖文化的兴起,文人意识受到重视。而元代虽然年代不长,文人意识发展成一种艺术思潮,很多艺术家将苏轼等提出的反对形似、超越形式、重视心灵觉悟等思想,纳入具体艺术创造中,使艺术呈现出新的面貌。

倪瓒,《六君子图轴》,纸本墨笔,上海博物馆藏,1345年,64.3x46.6cm

  倪瓒,《六君子图轴》,纸本墨笔,上海博物馆藏,1345年,64.3x46.6cm

  “宋元境界”形成稳定的形态之后,无论是吴门画派、清代嘉道中兴,还是清末艺术变革的力量,“宋元境界”的内核称为艺术发展中的主导力量,士夫气、士气、隶气(今人称为文人意识)等,从古代提出至今,一脉相承,它反映的是士人阶层对自己生命的关注。落实到艺术上,不仅在绘画方面,也影响到包括书法、篆刻、建筑、园林、盆景、音乐、戏剧等各个方面,我觉得它是一种思潮。
文征明,《绿荫草堂图轴》,纸本设色,纵68.6厘米 横 35厘米,1535年,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文征明,《绿荫草堂图轴》,纸本设色,纵68.6厘米 横 35厘米,1535年,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关于文人画的研究,包括明代的李流芳等古人的论述非常多,董其昌的“南北宗”也是对此的思考,到了清代这方面的理论思考一直就没有间断,从“四画僧”的理论和书画实践,到以金农为首的“扬州八怪”对个性的张扬、再到篆刻上的“西泠八家”、“ 嘉道中兴”等等发展,都可以看到人们对文人意识精神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