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超清西画 > 油画作品专题 >

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必看镇馆之宝 | 泰特美术馆油画藏品153幅超清可放大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时间:2021-09-28    提示:文中图片单击可放大
  绘画人生小编今天为大家带来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油画藏品153幅高清作品图片,所有作品图片单击可放大查看,需要超清资源的网友可联系小编哦!在开始欣赏这153幅油画作品前,选来了解认识下泰特现代美术馆
  泰特现代美术馆它位于泰晤士河南岸,与圣保罗大教堂隔岸相望,连接它们的是横跨泰晤士河的千禧桥。外表由褐色砖墙覆盖、内部是钢筋结构的美术馆原本是一座气势宏大的发电厂,高耸入云的大烟囱是它的标志。
  今天的泰特现代美术馆由瑞士两名年轻的建筑家Jacques Herzog和 Pierre de Meuron改建而成,他们将巨大的涡轮车间改造成既可举行小型聚会、摆放艺术品,又具有主要通道和集散地功能的大厅,观众从这里乘扶梯上楼。
  2020年8月2日消息,受疫情影响关闭数月的泰特现代美术馆,于2020年7月27日正式对公众开放。
  建筑介绍
  他们在主楼顶部加盖两层高的玻璃盒子,不仅为美术馆提供充足的自然光线,还为观众提供罗曼蒂克的咖啡座,人们在这里边喝咖啡边俯瞰伦敦城,欣赏泰晤士美景。在巨大烟囱的顶部,设计师Michael Craig-Martin与Herzog及de Meuron合作,加盖了一个由半透明的薄板制成的顶,因为由瑞士政府出资,所以命名为“瑞士之光”,如今,它已成为伦敦夜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藏品收藏
  泰特现代美术馆(The Tate Gallery of Modern Art)已于2000年5月开幕,现址的泰特美术馆于2001年改为泰特英国艺术馆(The Tate Gallery of British Art)。
  最受欢迎的馆藏为拉斐尔前派和泰纳(JMW Turner)的作品。拉斐尔前派是复古主义和浪漫主义的合成物,三个最著名的画家亨特(William Holman Hunt)、米莱斯(John Everett Millais)和罗塞蒂(Dante Gabriel Roseti),各自有精彩的代表作。
  英国风景画家泰纳的水彩画作品多充满朦胧之美,专室收藏在Clore艺廊中,泰纳的风景画含括许多国家城市,今年10月起将特别展出他在法国以塞纳河为主题的作品。
  泰特现代美术馆专门收藏20世纪现代艺术,毕加索、马蒂斯、安迪瓦豪、蒙德里安、达利的作品吸引全世界的观众前来观赏,美术馆并未按传统的年代编排方式陈列它的艺术品,而是把艺术品分成四大类,分别摆放在3楼和5楼的展厅内。这四大类是:历史-记忆-社会、裸体人像-行动-身体、风景-材料-环境、静物-实物-真实的生活。
  这种割破历史脉络的陈列方式使得观众在同一个空间与时间与不同年代围绕同一主题创作的艺术品相遇,人们在观看莫奈的大型壁画“睡莲”的同时可以瞥见身旁的Richard Long创作于1991年的石头阵。不同的艺术思维和创作手段在此直接碰撞,这正是泰特现代美术馆的高明之处,也是它指引人们思考艺术的的精神魅力所在。
  在伦敦的夜晚,去一趟泰特现代美术馆。你可以见到“瑞士之光”晶莹灿烂,整座美术馆仿佛一座灯塔,伴着泰晤士河涨潮的河水。
  发展建设
  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是由Bankside发电厂改建而成的。这一工程同样由Herzog & De Meuron事务所的瑞士总部完成。其扩建后的泰特现代美术馆发生了明显变化。就像艺术、建筑对伦敦每天的文化和社会生活产生的重大影响一样,泰特现代美术馆对伦敦的城市建设和旅游也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而且,一旦将车站堵塞的通往南面的门户和通道开通,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的新的发展将为其注入决定性的活力。到那时,人们就可以横跨泰晤士河(Thames river),穿越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和涡旋厅(Turbine Hall),越过新的建筑后就到达位于夏日之路(Sumner Street)的新广场,然后通过那里就可以到达临近的Southwark——发达的建筑业和稳定的投资将会使该地区在不久的将来面貌一新。
  赫尔佐格(Herzog)和德·梅隆(De Meuron)将主要的精力放在美术馆的西半部分,该部分可以通过西面的斜坡或南面的新广场到达。另外,他们想把见证过伦敦市该地区工业活动的三叶草形油罐的被掩埋之地作为新老建筑的分界点。多亏了这些油罐,设计者们不必将新的建筑建造于地面之上,而是可沿此处以向下挖掘的方式建造。这种设计方法和几年前他们对涡旋厅(Turbine Hall)的设计方法没有太大区别。当时,在建造涡旋厅(Turbine Hall)时,为将已设计好的庞大建筑转变为现实,他们也采取了挖掘的方法。油罐内部复杂的结构与新建筑的实际要求并不相符,但这也成为对泰特现代美术馆设计思维方式的转折点,以适应建设21世纪初期现代化博物馆的需要。
  该设计主要适用于展示空间多样性和在室内外向公众展示其收藏品。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展示空间大小的多样性主要是满足古典美术馆的展览需要。在这里,设计者增加了一些新的建筑结构:有一些结构外形上不一定是直角,但其作用更像通道;另外一些结构里有许多大的支柱,有利于扩大空间,增强当前建筑的艺术潜能和美术魅力。
  虽然在设计初期,这些展览空间的组织形式还未确定,但总体而言该建筑的垂直趋势已初见端倪,这与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建设第一阶段的平行趋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第一阶段,赫尔佐格(Herzog)和德·梅隆(De Meuron)事务所非常明确地表示要最大程度地利用发电厂原有的砖结构建筑,对其非常尊重并看中了其古典性建筑风格。而现在他们持有了一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以满足设计纲要的具体要求,即:使巨大的建筑结构突出于以前的锥形建筑之上。
  改建工程完成后,涡旋厅(Turbine Hall)成为了所有建筑中的主体,显得更为重要。另外,在五楼的高度处架设了一座天桥,由此,一条仿佛悬于空中的宽阔大道横穿于整座新的建筑之中并穿越几个重要的地理位置。这些区域中串联着一些“关键性空间”——新旧博物馆中的画廊与美术馆,它们作为极具吸引力的空间,为参观者带来一种全身心的空间体验。

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153幅)在线欣赏